"
新闻传播学院(在运行)
豆子棋牌首頁學院概況學院動態師資力量人才培養學生工作科研工作國際交流國情教育三全育人校友之家筆談列甯
 
 
您的位置: 豆子棋牌首頁>>科研工作>>學術動態>>正文
鄭保衛:深切緬懷紮蘇爾斯基教授
2021-08-07 09:43  

82日,收到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趙永華老師發給我的微信,她告訴我莫斯科大學新聞系老主任紮蘇爾斯基教授1日因病逝世。聽此消息,我一時竟茫然不知所措,呆坐在桌前悲傷不已。我跟紮蘇爾斯基教授從2004年首次見面相識,在十幾年的交往中,結下了深厚友誼。他年長我16歲,我們算是忘年交,我與他友情笃深,我們又是莫逆交。老朋友走了,懷著對他的深深思念,我回想起了與老先生相識與交往的一件件往事......

一、新世紀俄中新聞教育交流合作的開創者

200410月,年過七旬的紮蘇爾斯基教授首次訪問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時任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中國人民大學新聞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的我,代表學院和基地接待了他。陪同他訪問的還有會說漢語的該系主管外事工作的副主任紮伊采夫。紮蘇爾斯基教授是應邀參加中國傳媒大學校慶活動順訪人大新聞學院的,我在中國傳媒大學指導的第一個博士生,時任中國傳媒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黨委書記兼副院長的雷躍捷陪他一起前來訪問。

我向紮蘇爾斯基教授一行介紹了20世紀50年代莫斯科大學新聞系與當時的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之間的友好往來與密切合作。我告訴他,人大新聞系1955年一建立就聘請了莫斯科大學的教授前來授課和指導教學,我們新聞系的傅顯明老師50年代曾在莫大新聞系留過學,而在座的紮伊采夫後來又成爲我們人大新聞系的留學研究生,總之兩個新聞系之間的交往和友誼源遠流長。

我對紮蘇爾斯基教授說,希望我們能夠共同延續這種友誼,加強雙方在科研和教學領域的合作。紮蘇爾斯基教授當即作出積極回應,表示願意共同促進和推動兩國新聞教育與學術的交流合作。沒想到,當年年底,我就接到了由紮蘇爾斯基教授簽發的“21世紀俄中大众传媒发展研讨会”邀请函。我想,老先生真认真,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搭建起了这样一个学术交流平台,开启了俄罗斯与中国新闻教育与学术交流合作的大门。

2005424日,我與基地執行主任塗光晉和中國傳媒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雷躍捷、賈樂蓉一起前往莫斯科參加研討會。會議期間,紮蘇爾斯基教授與我們商議要將研討會延續下去,形成兩國(俄、中)三校(莫斯科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和中國傳媒大學)長期新聞教育與學術交流合作機制,隔年分別在俄國和中國舉辦研討會。在取得共識後,我和雷躍捷與紮蘇爾斯基教授分別代表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傳媒大學和莫斯科大學在合作協議上簽了字。由此,兩國三校的交流合作機制正式確立。當時我們還商定第二屆研討會,2006年由中國傳媒大學承辦,在北京舉行。 

2005年參加研討會的中俄學者合影 

後排中間爲鄭保衛,右一爲塗光晉,左一爲雷躍捷;

前排右二爲紮蘇爾斯基,右三爲莫大現任系主任瓦爾丹諾娃,右一爲賈樂蓉。

首次研讨会开得很成功。两国学者就新世紀新闻传播的新变化和大众传媒的新发展,以及新闻教育面临的新问题新挑战展开了充分交流和讨论,取得了很多共识,加深了相互间的了解。这次研讨会规模不大,但它却是自20世紀50年代以来,俄中新闻教育界跨越半个世紀后举办的第一次学术会议,由此开启了两国新闻教育与学术交流合作的新篇章,因而有着特殊意义。

    有了首次研讨会的成功,我们对未来的交流与合作都充满期待,分别时大家约好2006年北京再見。我和雷躍捷教授回國以後便開始籌備第二年的研討會。這期間,我們始終保持著同紮伊采夫的聯系,並通過他與紮蘇爾斯基教授進行溝通。

     2006520日由中國傳媒大學承辦的第二屆“21世紀俄中大众传媒发展研讨会”如期在北京召开,扎苏尔斯基教授率队前来参加。这次研讨会的主题是“大众传媒与数字化媒体”,两国学者以敏锐的目光,立足学术前沿,交流数字化技术对新闻媒体和大众传播所带来的影响,探讨新形势下应当采取的对策,为新闻教育如何更好地适应数字化媒体发展的需要寻找良方。

2008年的第四屆年會,是由我們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和新聞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承辦的首屆研討會。這一年因爲北京要舉辦奧運會,我們把原先每年四、五月間舉行的年會推到了10月,研討會的主題定爲“大衆傳媒與國家形象”。我們希望與會者能夠圍繞北京奧運會來研討不同文化對奧運會的認識與解讀,以及大衆傳媒如何借助奧運會平台傳播和塑造國家形象。時年79歲的紮蘇爾斯基教授帶領紮伊采夫等俄羅斯學者再次前來中國參會。除了作大會發言外,他還堅持參加分組論壇,認真聽取兩國年輕學者的發言,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 

       紮蘇爾斯基教授2008年參加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行的第四屆研討會  

如果從2004年訪問北京,與我們商談開展兩國新聞教育與學術交流合作算起,紮蘇爾斯基教授不顧高齡已先後三次來中國,這讓我們非常感動。爲了表達對他的尊重和對研討會的支持,我也分別在200520072011年三次到莫斯科參加研討會。

    2007年我第二次到莫斯科參加第三屆“21世紀俄中大众传媒发展研讨会”,代表中国学者致辞并作了题为《转型期中国的新闻与传播教育》的主题报告。7日和10日,我又分别给莫大新闻系中国留學生和俄罗斯学生作了两场学术报告,介绍转型期中国的新闻与传播教育和传媒业改革发展。期间,还与扎苏尔斯基教授签署了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与莫斯科大学新闻系双方加强新闻学术交流与合作的协议。

2011415日,我第三次赴莫斯科參加第七屆俄中大衆傳媒發展研討會。這次研討會,我聯系了時任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常務副院長倪甯、複旦大學新聞學院常務副院長黃瑚和中國傳媒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劉自雄等一起參會,我希望這個平台範圍不斷擴大,參與人員越來越多。已經卸任系主任職務的紮蘇爾斯基教授依然主持了這次研討會,並自始至終參加會議。

20149月,由中國傳媒大學承辦的第十屆年會是中俄兩國三校聯合會議機制在北京共同主辦的最後一次研討會。這次研討會來自中俄兩國學界和業界的50余名專家學者齊聚一堂,共襄盛會。很遺憾,紮蘇爾斯基教授沒能前來,而是派出幾位年輕老師參會。

2015年,“新世紀俄中大众传媒发展研讨会”连续运作了了10年,總共舉辦了11届研讨会。通过这些活动,我们为促进新世紀中俄两国新闻院校和新闻学者之间的交流,增进两国新闻院校和新闻学者之间的友谊,推动两国新闻教育和学术研究的合作与发展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今天,站在当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来看当年的这一决策和两国学者所做的工作,会更加认识和体会到它的特殊意义。为此我们要特别感谢扎苏尔斯基教授为此所付出的心血和做出的贡献。

二、莫斯科大學新聞系“永遠的系主任”

在幾次到莫斯科參加會議,與莫斯科大學新聞系老師同學的交流中,以及這些年跟紮蘇爾斯基教授的交往中,我充分認識和感悟到了老先生在莫大新聞系的影響力與人格魅力。他從1965年起擔任新聞系主任,直到2007年卸任,在系主任的位置上整整幹了42年,經曆了從蘇聯到俄羅斯的漫長曆史時期,我不知道世界上還會有幾個像他這樣的大學院系領導者?!難怪人們稱他是莫斯科大學新聞系“永遠的系主任”。

我聽到在莫大有這麽個說法,如果一個學者其學術地位和影響力在一個系科專業能夠始終被大家認可,他就可以一直幹下去。而紮蘇爾斯基教授應該就是爲數極少的這類學者。試想,從20世紀60年代开始横跨两个世紀,前后40多年要始終得到老師和學生的認可和擁護談何容易!

出生于1929年的紮蘇爾斯基教授,19歲那年,即1948年便在莫斯科國立外國語教育學院畢業並考取了莫斯科國立大學的研究生。1953年他開始在莫大新聞系任教,先後講授過《世界新聞導論》《外國新聞史》《當代新聞媒體》《20世紀外国文学史:英国和美国》等课程。从他讲授的课程看得出他涉猎广泛,学识渊博,思想开放,有着深厚的专业学术功底。他的办公室很大,靠墙一圈都竖立着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类书籍,书架前的地上堆着一摞摞杂志和材料,徜徉其间,你会感受到一个学者的学术喜好与追求。

扎苏尔斯基教授视野开阔,思维敏捷,总能立于学科前沿,捕捉到新闻传播领域的新问题新变化,及其未来发展的新动向新趋势。作为从教新闻学半个世紀的老教授,他承担的《当代新闻媒体》课,需要关注从纸媒到网络新媒体数十年间的快速发展和巨大变化,这要耗费许多精力和心血。另外,他在思考和设计与中国新闻学者建立新闻教育与学术交流合作机制时,把“新世紀俄中大众传媒发展”作为两国新闻学者共同开展学术研讨的主题,也正是出于他对进入21世紀后俄中两国新闻教育与传媒业改革发展的前瞻和预见。

紮蘇爾斯基教授作爲老師,慈祥謙和,循循善誘,他常常跟學生平等交流,幫助他們解決學習和科研上的難題。而作爲系主任,他虛懷若谷,對人友善,堅持用他獨特的方式治理莫大新聞系這個俄羅斯新聞教育的重鎮,使之幾十年中始終立于全俄羅斯新聞教育的前沿,成爲亮眼的品牌新聞院系。正因爲此,他受到老師和同學們的敬重與擁戴。

也正是憑著60多年新聞從教和42年擔任莫大新聞系主任的豐富經曆,他成爲俄羅斯最傑出的新聞教育家和新聞院系掌門人,他培養的學生活躍在俄羅斯新聞媒體、新聞院系以及各種新聞與傳播機構,並且大都成爲業務骨幹和部門負責人,可以說他爲俄羅斯新聞教育和傳媒業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三、俄中人民友誼的友好使者

多年來在跟紮蘇爾斯基教授交往的過程中,讓我感受最深的是他對中國,對中國人民的情感與胸懷,可以說他是俄中人民友誼的友好使者。跟他在一起,你會感受到他的熱情、真誠和投入。我們每次去俄羅斯,他都會在第一時間跟我們見面,並囑托紮伊采夫對我們的行程做好安排。2007年我第二次去,此時他已卸任莫大新聞系主任,可是依然出面接待我們,並親自點菜付賬請我們吃俄羅斯美食。

這些年,無論是我到莫斯科,還是紮蘇爾斯基教授來北京,我們都會聚在一起聊天,像老朋友一樣。他每次來總是不忘給我捎帶些禮品,有書籍、畫冊,也有伏特加酒、俄羅斯挂鍾。我也會回贈他一些中國禮品,我還和雷躍捷邀請他看京劇,讓他品味中國文化。他同我個人間的友誼,說明了他對當代中國的認同和對中國學者的友好。我在同他的交往中,切實領悟到了他尊重對方、真誠交往、推心置腹的做人處事風格,這也是我們之間能夠相互認同,進而建立友誼的重要基礎。

2011年第三次到莫斯科參加研討會以後,我再沒有去過莫斯科,80多歲的他也再沒來過北京,可是這些年我們依然保持著聯系。我會通過一些渠道打聽他的信息,有時還會主動與他聯系。201310月我要在北京舉辦氣候傳播國際會議,想邀請莫斯科大學的學者參加,于是我首先想到了要聯系紮蘇爾斯基教授。後來,他和繼任系主任瓦爾丹諾娃教授委派新聞系副主任斯米爾諾娃教授出席我們的研討會。斯米爾諾娃教授在北京與我見面時首先轉達了紮蘇爾斯基教授的問候,知道老先生還在惦記著我,這讓我非常高興。斯米爾諾娃教授在會上介紹了莫大新聞系生態新聞研究所的基本情況,並表示願意加強雙方在氣候傳播領域的交流與合作,我慶幸我們與莫大新聞系又有了一個新的合作領域。
   
幾次到莫斯科,我們在紮伊采夫的安排下遊覽了莫斯科的一些名勝古迹,這喚起了我許多青少年時代的美好記憶。莫斯科對我這個年齡的人來說有一種特殊的情感與心結,因爲在我們的心靈深處,總是留存著對20世紀50年代中蘇友好交往的一些記憶。那風靡兩國的俄羅斯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莫斯科—北京》的優美旋律,始終環繞在我的心間。

第一次到莫斯科,我們便來到新聖女公墓,瞻仰了衛國戰爭時期蘇聯女英雄卓娅和《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一書作者奧斯特洛夫斯基的墓地。他們的事迹在我們那代人心裏留著深深的記憶。2011年到莫斯科,我們參觀了莫斯科郊外的高爾克村列甯故居,拜谒了莫斯科紅場的列甯墓,瞻仰了列甯遺容。這些經曆讓我思考了很多問題,我想,中俄兩國源遠流長的友誼之花經曆過曆史洗禮,需要我們兩國人民繼續去培育和澆灌,作爲一個學者,有責任擔當起這一曆史使命,爲促進兩國人民間的友誼多做些有益的工作。

20149月第十届“新世紀中俄大众传媒发展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召开。我在会上的发言中回顾了中俄两国新闻教育和学术界开展学术交流与合作的背景及过程,阐释了两国加强学术交流与合作的意义,论述了中俄两国进行新闻教育和学术交流与合作的路径,并对今后两国间的学术交流与合作提出了“扩大交流规模、拓展合作领域、培育年轻力量和形成固定机制”的建议。

2015年,我卸任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这一年“新世紀中俄大众传媒发展国际学术研讨会”在莫斯科举办了第十一届研讨会之后便停止了运作。

讓我感到欣慰的是,2016年正值中俄友好年,兩國教育部門決定設立“中俄新聞教育與傳媒發展暨中俄新聞教育聯盟”,秘書處就設在中國人民大學。79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联盟成立大会,我应邀参加会议并作了题为《中俄新闻学学术交流与合作回顾与展望》的大会发言。我在发言中提议,大家共同为对促进中俄两国新闻教育和学术交流合作做出杰出贡献的莫斯科大学新闻系老主任扎苏尔斯基教授鼓掌和致敬,并希望能够借助联盟这个平台将老先生所开创的这一事业延续下去。我想,这应该是新世紀和新时代两国新闻教育和学术界的共同责任,因为中俄两国有着传统的友谊,更有着共同的利益、目标和诉求。

“斯人已去,風範長存。”讓我們共同緬懷紮蘇爾斯基教授的人格風範和傑出貢獻,繼承他所開創的俄中兩國新聞教育交流與合作事業,並努力推動這一事業在新時代取得更大發展,爲加強兩國的友誼與合作作出新的貢獻。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與社會發展研究中心原主任

廣西大學特聘榮譽教授、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

教育部社會科學委員會委員兼新聞傳播學科召集人

               鄭保衛

             202186

 

關閉窗口

                                              

廣西大學豆子棋牌游戏  地址:廣西南甯市大學東路100號
网站地图